台北札记:这不科学,但这就是台湾智慧型装置的逻辑

VR探索 sunbet登录口 321浏览
台北札记:这不科学,但这就是台湾智慧型装置的逻辑

智慧型喂食器 Bistro 预售价 199 美元;
精子检测仪 iSperm 199 美元;
便携式显微镜 μHandy 售价 199 美元;
儿童智慧型手表 JUMPY 预售价 99 美元;
智慧型家居中枢 Sentri 预售价 299 美元。

「这幺贵,这不科学」。第一次听到这些产品的价格,我以为我听错了。跟创业者们再次求证,我才发现我真没有听错。

原来是我忘记了,这里不是北京,不流行免费模式;这里也不是深圳,没有製造优势。

这里是台北。

虽然只是匆匆四天,虽然只是见了几个硬体团队,但智慧型装置的差异还是扑面而来,既新鲜又好奇。

贵 ,是我对台湾智慧型装置的第一印象。Moto 360 才卖 299 美元,三星 Gear 手表卖 199 美元,国内 49 元的插座、99 元手环、199 元的手表一大把,印象里定价到 100 美元以上的硬体真不太多。在台湾创业者看来,这才叫不科学。μHandy 和 iSperm 的创办人很不解的说「我们这是知识经济」。

这也难怪,在深圳随手就能买到廉价的电子元件,在大陆总能找到物美价廉的器材,在台湾就很难想像了。在台北以拥有 3D 列印机、镭射雕刻机出名的 Fab Cafe,有个创客同学说,现在台湾创客文化兴起,可以买到各种廉价电子元件的淘宝功不可没。电子元件、材料採购价格高、时间成本高,再加上工厂生产成本高,成本相对也会高些。

其实,大陆的硬体厂商也不是不愿意赚钱,只是从网路时代就流行「免费模式」,「羊毛出在猪身上熊买单」的逻辑根深蒂固,「使用者数」和「想像空间」都是跟 VC 往来时不能少的利器,所以「硬体成本价,服务收费」是大势所趋,先以低价换来使用者,再图盈利模式。不这幺做,使用者不买账,更不要说应对竞争了。 在台湾,这种免费的模式很难想像。 这次在台湾,猎豹 CEO 傅盛还讲了讲他们徵才时的趣事,每个他面试的人第一问题都会问「你们的软体是免费的,怎幺赚钱?」,后来解释累了,就只能告诉对方「这个问题在大陆已经都没人问了,你们也别问了行吗?」。台湾工业体系培养出来的创业者,还是卖产品、对企业的思维,很难理解网路「花今天的钱、赚明天的钱」。

理解了又能怎样,还得有钱。在大陆,产品创意好有前景,风投争着给钱;专案卡位準,发展顺利,巨头抢着送钱。 而在台湾,拿钱就没那幺容易了。 经过 2000 年的经济危机,台湾人不再信任货币、银行甚至房地产,往往倾向于投资文物古董。钱从哪里来往往就会到哪里去,投资机构的钱往往不是来自网路,就很难再投到网路中去。再加上,台湾投资届整体倾向于电商、游戏、广告等已经验证的模式,其他 TMT 领域的创业者往往只能自己想办法凑够第一笔启动资金。台湾 PC 製造业兴起后,就没能更上网路发展的浪潮,没能像大陆一样发展起一波像百度、阿里、腾讯一样的知名大公司,也不需要继续深耕移动网路再布局。硬体创业又不像软体创业找几个程式设计师 coding 就基本可以搞定,既涉及到软硬体,还有生产、製造、销售、售后服务的开支。台湾创业者好不容易自力更生凑齐了这笔启动资金,怎幺捨得烧钱呢?

台北札记:这不科学,但这就是台湾智慧型装置的逻辑

低价推广走不通,就只能透过产品来吸引使用者了。正是如此, 台湾的智慧型装置呈现出小而美、多功能等特色。

不论是这段时间我接触到的智慧型喂食器 Bistro、精子检测仪 iSperm、便携式显微镜 μHandy、儿童智慧型手表 JUMPY、智慧型家居中枢 Sentri,还是之前了解到的运动检测设备 GoMore,都呈现出了小而美的特点。完全原创,就不必说了。从设计、产品逻辑到使用场景都散发着小清新的气质、有爱的气息。比如说,智慧型喂食器 Bistro 增加了猫脸识别功能,儿童智慧型手表 JUMPY 主打亲子互动理念,都很有爱。智慧型家居中枢 Sentri 想要做使用者家里的超级管家,像 Nest 一样顺理成章,而非强求做智慧型家居中心;GoMore 则不仅仅监测运动数据,而是想办法给到你解决方案,还挺小清新。倒不是说这些台湾的专案一定会成功,只是他们总会比大陆的创业者普遍多想一步,深入一点,产品就有了不一样的气质。

投资来之不易,迭代经济压力大,又使得台湾的智慧型装置普遍多功能。报倒 Bistro、Sentri、JUMPY 时,我总觉得我很难用一句话说清楚它们的功能。卖产品的商业逻辑,使得创业者们总会不断增加新功能,求全求多,希望能够满足更多使用者的需求体验。但是这样做,又会增加产品运营、售后、维修的风险和成本。只不过,因为现在他们的产品基本都还没有发货,风险还没有显现。

台北札记:这不科学,但这就是台湾智慧型装置的逻辑

那幺问题来了,小而美的台湾智慧型装置会有市场吗?

只要是好产品,都会有市场,都会有人买单,与地点无关。台湾虽然只有 2,300 万人口,但放眼全球,又有哪款智慧型装置产品真正能够有千万级的出货量呢?倒是台湾对外联繫一直没有中断,台湾人普遍有国际化的视野,再加上在国外人心中还有半导体产业时代的积累和口碑,国际化也要比大陆创业者容易些。

不过,真正制约台湾创业者的可能还是工业化的思维方式,虽然做的是消费市场的产品,但是商业市场惯性太强大了,总是不自觉的走上了卖纯硬体产品的路,5% 的利润就足够了,慢慢来就可以了。在「唯快不破」的网路时代,这就真不科学了。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